莫然不会画男生

请点开👇

这人是个垃圾
我是莫然,专业冷cp户
目前在我英轰百坑,单方面和欧尔麦特交往
工作细胞:白红,准确来说是all红
刺客伍六七:6713,不吃水仙
凹凸:凯莉厨,bg:all凯 安艾 雷祖 gl:凯all bl:只吃好吃的粮,不看cp
巨雷鬼莱!!
王者:妲己厨,只吃妲己相关的bg粮和个别gl粮
gl:花乔,双冰 bl:信邦信
明世隐,奕星,扁鹊,这三个英雄不吃腐,只吃妲己配对
雷信白,白昭,约离(重点)!!亲友也不能踩!!!
第五人格:医生厨,bg:all医,佣空,社园 gl:医园医,空医
雷杰空,杰园,不吃黄祭
杰医心头肉无疑,别人动一下就难受的要死
请不要在我面前提及杰医以外的杰克任何bgcp,尤其是车,除非你是我亲友,谢谢您嘞

黄医短漫预告,摄医我已经咕咕咕了,但愿这个不会鸽了,作业好多,不该浪的,现在写的想死,我接着摸作业去了

腿一下进度,在别处看到我请催一下,指不定又要咕咕咕,约瑟夫缩小,不会画小正太啊啊啊啊,好像女孩子啊啊啊😱

👌👌

ももmomo:

看我英真的不能开弹幕,吃bgcp就不能开弹幕…
真的,没活路啊
我英本来不卖腐,不过是男生们设定好,这里又是男性向,所以聚集了一堆腐女。
说实话,不应该是腐向cp圈地自萌吗?但事实是,铺天盖地的“吃醋”“护妻”“家暴”“离婚”
说实话,反正你们人多我妥协了,刷就刷吧,大不了男孩子同框时我屏蔽弹幕呗
但我看到自家cp同框的时候,尤其是第三季第54集,你轰你胜都不在,我就想开开弹幕和自家人一起开心一下
结果我看到什么“cp请圈地自萌”“出茶真的够了”“护妻?嘻嘻等着看打脸哦”这种ky言论
瞬间没有心情了。
真的,不求你们圈地自萌,求求你们做个人吧。双标这么快乐的吗?同个框都能刷的铺天盖地,别人家cp专场说说怎么了,不喜欢不能屏蔽?非要去装jc?而且本身出茶就是官推啊,我英绝对不腐,说它是腐向漫画那绝对是假粉,你们才该圈地自萌!
可能有人说自己不是那种ky,是是,评论区里像你们这样的人大把多。那ky出现的时候你们谁管了?我没见到一句“我虽然不吃但是…不好”的话。
谢谢你们,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说话如放屁,“圈地自萌”?对别人家cp才叫圈地自萌。或者说对吃的人少的cp才叫圈地自萌。
现在什么风气啊,真的是低龄化太严重了还是怎么样,一群妖魔鬼怪住在b站里。

【清粉警告】

心声,我打了刺客伍六七又打6713的tag也没问题啊,难道6713就不是伍六七的了?我一定要只打6713才行?我们自己抠一点糖自己圈里吃,还有人跑来说,官方没怎么怎么样,你们怎么怎么样,你们吃的这一对怎么样,最后总结:你们这一对还不如××

柯溪澎笛:

【清粉警告】







  这是我一个小时前被屏蔽的博文。我没有打任何tag,就在我主页挂着置了个顶没过几小时又撤了换上我写了一半的文。我发这篇的时候是在几天前,那时候没屏蔽。前天没屏蔽,昨天没屏蔽,今天,在我现在写这段文字的一个小时前被屏蔽了。我不明白这有什么可违规的,我也丝毫没打任何tag。那么谁能看到我的这篇博文呢?就只有关注我的人和点进我主页的人。


  我不知道到底是哪种情况,但我知道我到现在为止关注我的人里肯定有水仙党。


  说实话我不太明白为什么水仙党要关注我。我写过一些无关cp向的剧情文,但不代表我通吃。也不代表我对水仙有什么倾向或者值得关注的点。相反,如果了解我的人应该知道我对刺七圈拆官配拉郎精分水仙cp是一个怎么样的态度。打着6713tag问原来6713是官配啊的那个水仙催婚大队,打着总tag质问官配为什么不圈地自萌烦到她了的那位小陀螺,还有经典语录“没有能和伍六七组cp的男性角色真是太可惜了,”“这么优秀的男人只有他自己配得上自己。”的各位太太们,不好意思,我今天打这个总tag就是要让所有点进标签的人都看到。我不管我名垂青史还是遗臭万年。


  自从刺客伍六七开播我就在Lofter了,那个时候一片贫瘠,只有官方发的寥寥几篇六七夜话。现在六七夜话也不发了。后来随着剧集播出,人气渐高。


  到了第七集杰克船长回忆,一大片的粮咆哮着汹涌而来。


  我知道第一印象是“哇可以吃水仙”的人是怎么想的,毕竟八年前我初中是个比如今举报我这篇连tag都没打的cp发言的脑残的你还脑残的腐女。我也知道所谓水仙这个cp模式的萌点何在,虽然其中不乏只想看两个男人在只有他们的世界里尽情炒饭。但是——我求求你们,在这部BG已经如此明显就差往你嘴边塞并且把cp集放在“第三集定律”里的第三集的国产动画圈子里你们吃邪教的麻烦收敛一点,别说我歧视同性恋我支持同性恋不代表我希望所有长得帅的男人去搞基。


  LOFTER我就不说了,微博贴吧BILIBI,在官方下刷要求加戏的在导演微博下刷要求加戏的在新人入坑微博底下安利嘿朋友水仙吃吗我吃你个汇仁肾宝片你们还记得这是什么番吗这不是基番。官配党剧情党怀旧党还没说什么轮得上你们微博搜索广场关键词然后从上到下挨个敲门?你以为你是幸福吗当你去敲门?是,导演是转了生前身后两个灵魂你来我往妙笔生花的漫画微博,就别拿着鸡毛当令箭了。官方MV底下发“自从看了这个番我觉得水仙好好吃”你属牛的是吗还反刍呢吃下去就别吐出来给大家看了从正片到番外到MV有一点跟水仙有关的内容吗?植物不算。对不起,有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萌邪教就要有萌邪教的自觉别萌着千年的王八真以为自己是鳖。你喜欢七,可以。你喜欢柒,也可以。你喜欢柒七,更可以!只要你打tag,只要你不挑事,山雨欲来风满楼皇天马上下刀子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何必曾相识举头一片蓝天下你我同在地球村。


  无论标签怎么分配,男主角从始至终只有一个。说别人tag警察之前先认清自己的作品,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画什么怎么知道在别人的眼中你画的是什么?有没有七和柒同时出现的作品?有。甚至导演自己还发过两人同框画面。但是。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这,叫过去和现在,叫前世今生,叫同一角色下的不同客体。大街上走来一穿着时尚的男人,是打扮整洁的直男还是打扮精致的GAY没。法。隐。瞒。也不用说我们tag警察,毕竟圈地自萌这种大义凛然的话就像三次元的政治正确说得一个比一个好听没毛病到实际操作上手干的时候都TM当成了屁话。屁还知道偷偷摸摸放呢?放屁的人一个比一个理直气壮。你有萌cp的自由,我也有烦这对cp的自由,所以憋人家贴吧一吐槽你就截图往超话里放,现实冲浪还有拍沙滩上的危险呢怎么网上冲浪出来混不敢还呐?您要是真不打,我也没办法。毕竟我不会像那下三滥的阴沟老鼠看见洗手了不爽了就举报。顺着网线也爬不到您家去告诉您不是所有人都对水仙喜闻乐见而对6713见着就烦的注定劝退。


  我不是药神,也不是圈管。我也倡议6713纯发糖向或玩梗比如花吐草吐人民币吐向这些和剧情什么无关的作品打上tag,但这并不是代表从此6713圈地自萌。不好意思,官配,不存在圈地自萌。


  我也只能倡议,至于各位接不接受我这些倡议,看各位自己。接受的,是给我老叶一个面子;不接受的,你爱把我当屁就把我当屁。但我是玩花样滑水的,生前是个体面人,你要是在我这吐痰我掀开棺材板就拉你跟我一起下去。


  


更新:鉴于有人说我火气太大,我反思了一下确实有点大。于是我把这篇里所有的感叹号都改成句号了。


另外,小陀螺说因为她家太太回复她了所以她永远不删,那我想我也没必要删。













对了前几天柒七那描图抄袭的事解决没?

和薄荷的互绘!!!她画的超可爱!!

4'12N南天:

德拉科日常和克鲁克山争宠!
但是群里的小伙伴取了另一个名字——“醋王开猫车”
哈哈哈哈哈哈
来发个纯洁版的。不纯洁的群内分享😄

一枕华胥【番外】

黄桃慕斯:

  
一枕华胥【番外】
CP 华山×云梦
  
  
  江湖上大小门派多的数不胜数,说起神秘当属暗香和云梦,说起庄重当属武当和少林,但是提起特殊就要好好说一说这华山了。
  
  每个门派招收新弟子多多少少都有些自己的规矩。暗香的规矩很简单,只要你能知道暗香在哪就行;云梦弟子世代相传,血脉相连,想要拜入云梦那你需要投个好胎了;武当和少林的规矩差不多,斩断凡尘,六根清净。
  
  而华山的规矩就有点多,首先华山只在七八月招收弟子。当然如果你能在其他月份上华山并且活着见到华山掌门,那也可拜师学艺。其次呢,就是只收指数之年的孩童。华山的独门心法,只有心纯至臻者方可修炼。最后嘛,则是拜师之后,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一旦拜了某人为师此生都不能再换师父。
  
  而今年的华山着实有点特殊,华山七剑之一的齐无悔因为某些原因叛出师门,而他名下的几位弟子就有些尴尬了,最后在华山掌门的调解之下,几位弟子纷纷拜了其他的师父,但是偏偏出了一个特例——楼宇。
  
  楼宇死活不愿再拜其他人为师,拒绝的理由无非是那一句“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万般无奈之下,华山掌门只好让楼宇自学华山心法,门派上下的弟子皆可从旁提点。
  
  因为从小很少被人管教,楼宇便十分顽皮。在华山如此,到了江南也是如此。
  
  终于在烟火渔村栽了跟头,若不是有人相救,怕是这条小命都要交代在这了。
  
  楼宇四处看了看,又摸了摸嘴唇,“真有弹性,暖暖的,像过年吃的糯米团子。”
  
  楼宇模模糊糊中只看到了那个姑娘头上的米黄色飘带,“救命之恩,应该以身相许啊。”
  
  楼宇心里暗暗的想着,反正江南要待好久,总会找到的。
  
  “小姐,你看什么呢?”看着自家发呆的小姐,玲儿开口问道。
  
  “玲儿,我刚刚看到一个人,他笑起来特别好看。”左明珠拉着玲儿的手,“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
  
  “小姐,我们该走了,你今天答应了金小姐,要去参加她的入学典礼。”
  
  雪庐书院,不同于其他的书院,它是第一个招收武林弟子的书院。书院里上到院长夫子,下到弟子书童都身手不凡,就连厨房大娘和洗衣丫环都能一脚踹飞三个小混混。再加上各大门派每年都会送些弟子前来入学,因此这入学典礼成了不少人交结好友的场合。
  
  楼宇对这种阿谀奉承场面从来不感兴趣,与那些伪君子笑面虎打官腔还不如自己找个清净之地好好睡一觉呢。
  
  正当楼宇瞄中了侧院那个大树打算上去好好补个回笼觉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人扯了扯自己的衣角,扭头发现是一个小姑娘,看着衣着打扮估计是哪家的千金小姐。“你认识我?”
  
  “我…我,”左明珠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见到了楼宇,激动的有些说不出话来,“渔……村。”
  
  “烟火渔村!”听到对方提前渔村楼宇有些惊讶,开始打量起左明珠,女孩,身高也差不多,“原来是你啊!”
  
  左明珠还在激动之中,听到楼宇知道烟火渔村就赶紧点了点头。
  
  “那个……”这回楼宇有些不好意思了,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告诉左明珠自己的姓名,“我叫楼宇”
  
  “左明珠”
  
  “呐!我会对你负责,好好照顾你的。”楼宇拉着左明珠的手郑重其事的说着从话本上学来的台词。
  
  一晃十载,楼宇渐渐长大,对左明珠也从最开始的童稚戏言到了现在的心甘情愿。如果说最开始对左明珠只是因为幼时懵懵懂懂从话本上看到的以身相许的情节的效仿,那么现在的楼宇是真心实意喜欢左明珠这个人,想与她携手共度一生。
  
  无关左明珠的家世背景,容貌长相,而是因为这个人。左明珠身上的一点一滴都在吸引着楼宇,她就像是一个挖掘不净的宝藏,每发现一点就让楼宇的心沉溺一些。到最后楼宇愿为了这个人去生去死,去争取她想要是一切。
  
  而在这十年里,楼宇除了左明珠这个爱人,还结识了不少兴趣相同的朋友兄弟。而这些朋友兄弟中最让楼宇觉得诚心合意的应该就是云梦的小师妹——黎梨。
  
  楼宇与左明珠相恋相爱了十年,便也和黎梨相识相交了十年。
  
  说起黎梨,楼宇不得不感叹,黎梨真的是自己的好哥们!好兄弟!从小就讲义气,自己受伤了她给疗伤,自己生病了她给抓药,自己闯祸了她给顶罪,自己被抓了她给赔钱……
  
  倘若不是黎梨愈发温婉的性格和可人的相貌,楼宇都觉得黎梨是个男的了,不过转念想想,自己身边的那些好兄弟也没几个像小梨花这样讲义气的。
  
  不过黎梨哪都好,就是爱招一些烂桃花。青茗是什么人,别人不清楚,楼宇心里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就是一个活脱脱的伪君子,什么温雅公子,都是装模作样罢了,江湖上那个真小人不知道比他好上多少倍!
  
  于是每当青茗找上黎梨时,楼宇都会主动的挺身而出,替黎梨挡下这多朵烂得不能再烂的桃花。
  
  “切,也不颠颠自己几斤几两,也敢追我们家小梨花。”楼宇坐在船上,嘴里叼着一根青草还不忘念念有词。“呦!前面就是烟火渔村了!”
  
  “是啊。”黎梨拿起船舱里的茶具,开始动手泡茶。
  
  楼宇将嘴里的青草一吐,“小梨花,我跟你讲,我跟明珠第一次见面就在烟火渔村。当时我掉水里了,还是明珠救我上来的,那个时候我就在心里暗暗的发誓,要一辈子……”
  
  “碰!”
  
  楼宇话还没说话,黎梨手里的茶杯就掉在了地上。
  
  楼宇不客气的嘲笑道,“怎么听见我跟明珠这么感人的相遇,小梨花你也忍不住为我俩喝彩了?”
  
  黎梨笑了笑,反问道,“这些是左小姐告诉你的?”
  
  楼宇做到黎梨的对面,拿起一个茶杯“不是啊,是我推测出来的,怎么样是不是很聪明啊!”说完喝了一口茶,“真是好茶啊,唇齿留香。”
  
  黎梨深呼吸了一下,又给楼宇倒了一杯茶,“喜欢你就多喝点。”
  
  楼宇端着茶看着波澜荡漾的湖面,“小梨花,如果说你是虚怀若谷宁折不弯的翠竹,那明珠就是凌霜傲雪不惧严寒的白梅。”
  
  “翠竹和白梅吗?那你喜欢哪一个呢?”黎梨好奇的问道。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啊”楼宇仰头喝了一杯茶。
  
  “可惜,我不是什么翠竹而是梨花,左明珠也不是什么白梅而是海棠。”黎梨开始动手收拾茶具。
  
  “哦?小梨花何出此言啊?”楼宇将手中的茶杯递了过去。
  
  黎梨接过茶杯,“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呵呵呵……小梨花,你这是在欺负我没好好上夫子的课啊,这句诗又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有感而发罢了,”黎梨摇了摇头,“船到岸了。”
  
  今天的黎梨很奇怪,但是究竟哪里奇怪,楼宇又说不上来。
  
  本想第二天再问了明白,谁曾想这一别就是三年。三年中楼宇也想过去找黎梨,但是那句“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已经黎梨说这句话时的表情一直在楼宇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也许这就是人性吧,不愿面对的就选择逃避。
  
  三年里楼宇没有回华山,而是独自一人在江湖闯荡,他听过江南小巷的闺门哀怨,见过金陵皇城的尔虞我诈,看过大漠孤烟的落日余晖,走过荒无人烟的西南沼泽……
  
  三年里,江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快剑侠客”楼宇。楼宇这么做不为别的,为的只是向左轻候证明他配得上左明珠而已。
  
  看着左明珠越来越好的气色,楼宇决定娶左明珠过门,刚好赶上万福万寿园的金老太太过寿,两封请帖便一同寄到了云梦。
  
  楼宇第一次觉得上天待他如此的残忍,明明上一秒还跟自己说想吃桂花糕的人,下一秒就躺在床上咽了气。
  
  楼宇焦急的在门口走开走去,时不时的看着紧闭的房门,都两个时辰了怎么还没有出来?
  
  “咳咳……”
  
  突然房里传来一阵咳嗽声,楼宇赶紧推门走了进去,楚留香,左轻候和张简斋也走了进去。
  
  楼宇看着睁着眼的左明珠,一把把张简斋拉到了床前,“张老先生,你快看看明珠!”
  
  张简斋坐在床边把起了脉。
  
  楚留香看着桌子旁碎了一地的迭音灯。
  
  “左小姐的身体已无大碍,只要好生调养便可。”张简斋摸了摸胡子,“云梦医术果然名不虚传啊,只是这黎姑娘为何不见踪影啊?”
  
  楚留香将一片碎片放在手中,“看来不妙,只能去云梦走一趟了。”
  
  楚留香走了约半个月,云梦的叶兰来了,二话不说抬手就向楼宇攻去,“楼宇,我要你给小梨偿命!”
  
  楼宇躲也不躲的受了叶兰一掌,“叶师姐……”
  
  “呵,掷杯山庄的姑爷这声师姐我可担不起。”叶兰言语中满满的讽刺之意。
  
  “既然叶姑娘知道楼宇是掷杯山庄的姑爷,还在掷杯山庄伤了他,看来老夫是该好好跟叶澜掌门探讨一下门下弟子的管教问题了。”左轻候从一旁走了出来。
  
  “左庄主,小梨以命换命救左小姐的时候,怎么不见您说我云梦弟子没有规矩?”叶兰恨恨的瞪了楼宇一眼,“楼宇,当初小梨就不该救你,让你淹死在烟火渔村。”说完便转身离去。
  
  又过了两日,金灵芝找上了门,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红着眼眶打了楼宇一巴掌。
  
  其实楼宇早就知道当年就自己的人是黎梨而不是左明珠了,左明珠从小身体就不好,根本不会游泳,这件事楼宇早就意识到了。
  
  但是那又如何,他喜欢左明珠无论当年是不是他救了自己,不是所有的恩情都需要用以身相许来偿还的。
  
  楼宇知道自己欠黎梨太多了,他什么都可以给黎梨,包括这条命,但是唯独心不行。
  
  也许爱情就是这样子,从最开始的懵懵懂懂到后来的心甘情愿。在爱情里从来都没有对与错,值不值,配不配,有得只是愿不愿意。
  
  我爱你,但是我们最后有没有在一起又有什么关系呢。【1】
  
  至此以后,云梦多了一座孤坟,雪庐书院多了一棵梨树,掷杯山庄多了一个楼忆黎。
  
  
  
  【1】这句话非原创!非原创!非原创!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一枕华胥就到这里了,五一之后会有云梦睡遍全门派的第二篇《好梦长圆》,CP 武当×云梦。这一篇有点玄幻的色彩,毕竟武当的这个飞剑的技能和御剑飞行的轻功让我实在没办法。
  
  这个系列一共有四篇文章,暗香的人设一直没有想好,所以目前的计划是不写,但是如果哪天有比较感兴趣的人设了会写哒!剩下的就是《浮生若梦》CP 少林×云梦 和 《梦动千湖》CP 方思明×云梦,这个系列最迟会在十一月份完结。十一月份之后的计划,暂时保密。这个系列完结之后会放一个大总结哒。
  
  最后谢谢大家喜欢我的文章,鞠躬,么么哒^3^。
  
  
  PS:这次的错字多吗?

一枕华胥【下】

黄桃慕斯:

  
一枕华胥【下】
CP 华山×云梦
  
  
  水秀山清眉远长,归来闲倚小阁窗。
  春风不解江南雨,笑看雨巷寻客尝。
  
  江湖上人人皆知,最美的酒在万福万寿园,最好的鱼在掷杯山庄,最强的剑在薛家庄,而最快的消息则在江南的严州城。
  
  天机楼历来是江湖上一个神秘的组织。上到家国大事下到鸡毛蒜皮,只要你愿意付出足够大的代价,就能得到你想要的消息。
  
  但是任谁也想不到,天机楼的楼主会穿着带补丁的衣服,戴着破旧的蓑衣,一副渔夫打扮的坐在湖边烤鱼。
  
  “小妮子,这个世界上能让我心甘情愿给烤鱼的,除了楚留香就只有你了。”张三时不时的翻动着手上的鱼,看着坐在对面石头上一身翠绿色长裙的黎梨打趣道:“不是我说,小妮子,你这连喜服都穿上了 ,是打算去砸场子吗?”
  
  黎梨看着身上的衣服,翠绿色的广袖长裙,点缀着嫩黄色的花朵同色系的腰带中间点缀着一个小小的珍珠。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出门前,叶兰师姐非要我换上的,再说了这江南除了三哥谁还会知道我这一身是喜服呢!”
  
  在云梦红色历来都不是好的象征。死人的名字才会是红色的,受伤的人才会满身鲜红。云梦门下弟子皆是一袭蓝衣,蓝色代表希望。婚服则是一身翠绿,绿色代表新生。云梦弟子的婚礼鲜少邀请外人,所以很少有人知道绿色是云梦婚服的颜色。
  
  “小妮子,一个月后就是云台医会了,到时候你那师父该把止水居交给你咯。”张三从身后拿出来一壶酒递给黎梨。
  
  黎梨接过酒,喝了一口“出门前师父交代过,云台医会之前一定要赶回去。”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那师父心急呢,她要是再不让你接任,我可就要抢人啦!”张三将手中烤好的鱼递给了黎梨,“哝,贺礼!”
  
  黎梨接过烤鱼,咬了一口,“三哥,你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馋猫,我再给你烤一条!”说着,张三又开始动手烤鱼了。
  
  万福万寿园位于江南西北方,由严州城北门出去,穿过芳菲林不过半日的路程便可看到万福万寿园的大门。
  
  高墙红瓦,绿树流水,大红的灯笼,亮眼的金色寿字,十分喜庆。暗香的关先生,少林的天澜大师,武当的邱师兄……来来往往熟悉又陌生的英雄豪杰,无不彰显着金老夫人的江湖地位。
  
  “小黎!你怎么才来啊,可让我好等!”黎梨刚刚走进园子,就被眼尖的金灵芝给瞧见了。
  
  “我哪敢让你金大小姐等啊,刚刚接到帖子我这不就来了。”黎梨笑着打趣道。
  
  “是吗?我可听说某个人昨天在严州城待了一天,还陪一个渔夫喝酒吃鱼呢!”金灵芝愤愤不平。
  
  “这……”
  
  “算了算了,本小姐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了。我先去招待客人,你可要在这等着我。”金灵芝说着便要转身离去。
  
  “灵芝,他……”
  
  “明珠这两天身体越来越差。”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黎梨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黎梨漫不经心的在附近走来走去,却不想撞到了一个人的怀里。
  
  黎梨赶忙起身离开,抬头看着眼前人,剑眉星目,不得不让人暗叹一声好一个俊郎的公子,最重要的是身上那份让人安心的气质,仿佛有他在一切都不过是江湖闲梦,天清气朗。
  
  黎梨笑了笑,侧身一个得体的万福礼,“见过楚香帅。”
  
  楚留香自认一生见过女子无数,小家碧玉的,优雅大方的,妩媚妖娆的,俏皮可爱的,高傲冷艳的……但是眼前的女子很特别,温婉娴淑的气质之下有着让人惊叹的傲骨,一袭绿衣让楚留香想起了一种植物——竹,虚怀若谷,宁折不弯。
  
  “想必小友便是江湖人称梨花雨梦的黎梨姑娘吧。”楚留香收起了扇子,“张三可是没少夸你啊。”


  “让香帅见笑了。三哥说的都是一些客套话……”
  
  黎梨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楚留香打断了。“诶!你叫张三一声三哥,却叫我香帅,不妥!不妥啊!”
  
  “楚大哥,”黎梨赶忙改口。
  
  “好!既然你叫我一声大哥,那你这个妹子我就认了,今天来的匆忙,改日我再补你一个见面礼。”楚留香高兴的摸了摸鼻子。
  
  “那我就先谢过楚大哥了。”黎梨一点也不推辞,她看得出来楚留香是真心想认自己这个妹妹。
  
  行走江湖多一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更何况是和一方势力结交,故而金老太太的寿宴热闹非凡。你我之间,推杯换盏,少了些快意恩仇的江湖侠气,却多了分肝胆相照的武林情义。
  
  本以为可以相安无事的度过一天,谁料到掷杯山庄突然传来消息,掷杯山庄的大小姐左明珠咽气了。
  
  黎梨看着眼前这个丢了魂的人,真正撕心裂肺的痛是不会嚎嚎大哭的,楼宇呆呆的坐在床边,拉着左明珠的手口中念念有词。
  
  “明珠,起床啦,今天的太阳特别好,我带你去游湖好不好。”
  
  “刚刚你说想吃梁妈做的桂花糕,她已经做好了,再不起来就要凉了。”
 
  “你啊,总是这样,我让你多睡一会儿,但是你答应我睡够了一定要起来。”
  
  “楼宇……”她想去安慰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嘘,小声点,明珠在睡觉不要吵到她。”
  
  也许世间之事便是如此吧,上一刻大家还在寿宴之上,谈天说地,热闹非凡;下一秒却是生离死别,阴阳相隔,凄惨不已。
  
  黎梨看着失魂落魄的楼宇咬了咬牙,说出的话震惊了满屋子的人。“我能救她!”
  
  “小梨花,小梨花,我求求你,我求求你,救救明珠,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要我的命都行。”楼宇一把抓住黎梨的手,几近哀求的说着。
  
  看着被楼宇抓住的手,黎梨想起了每次左明珠生病时,楼宇也是这样,抓着自己的手说:“小梨花,小梨花,你快看看明珠,明珠出事了。”
  
  黎梨苦笑了一声,“你们先出去,给我两个时辰,我能救她。”
  
  再黎梨的示意之下,楚留香将屋里所有人都赶了出去。
  
  “唉……痴儿啊……”楚留香看着黎梨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也转身离开。
  
  黎梨看着躺在床上的左明珠,多年不见,她又漂亮了。皮肤很白,晶莹剔透,应该是很少出门的缘故;头发很美,乌黑亮丽,可见保养的十分用心;即使卧病在床脸上也涂了谈谈的胭脂,女为悦己者容,这句话说的当真无错。
  
  黎梨就这样傻傻的坐在左明珠的床前,想着她与楼宇的相遇,相知,相交,相依……有时候黎梨甚至会想如果没有左明珠,楼宇会不会爱上自己。
  
  两个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相爱相知,在江南寻一处田园,男耕女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安安稳稳的过完下半生。
  
  但是在左明珠咽气的那一刻,黎梨的梦碎了。左明珠死了,怎么可能有活着的楼宇。


  黎梨看着放在桌子上的迭音灯。云梦弟子行走江湖以灯为器,一直是江湖儿女不理解的事情,这灯杀伤比不上刀剑,防御比不上盾锤,优美比不上轻纱折扇。而且造价不菲,云梦弟子一生仅此一盏,人死灯灭,灯毁人亡。
  
  但却无人知晓,这灯芯是云梦最大的秘密——起死回生之术。
  
  都说人死之前会见到一生中最重要的场景和最放不下的人。
  
  那年的烟水渔村,西下的阳光十分温柔。村子不大,三间茅屋,一个渡口,一座石桥。却是江南重要的港口之一,也是黎梨与楼宇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当时的楼宇已然十分顽皮,仗着自己轻功小成,就在石桥的栏板上跳来跳去。黎梨就呆呆的站在桥边,看着桥栏板上的那个人。他笑的真好看,会发光的那种。黎梨在心里偷偷的想着,不知不觉脸颊上多了一抹红。
  
  “哎呦……”栏板上的楼宇可能是发现有人在看自己,一个不留神就掉下了河,“救命啊……救救我……”
  
  黎梨想都没想就跳了下去,当把人救上岸时,黎梨突然庆幸自己出生在云梦,自幼学习游泳。
  
  黎梨看着昏迷在一旁的楼宇,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哦!师父说下一步要亲亲。”
  
  看着楼宇略带些婴儿肥的脸庞,“我只是要救他,真的只是要救他。”黎梨在心里暗自催眠了几次,一闭眼,低头亲了上去。
  
  唔……好像棉花糖啊,软软的,甜甜的。
  
  “哎呀,羞死了……”黎梨红色脸急急忙忙的跑开了,没有发现后面的人悄悄的睁开了眼。
  
  “咳咳……”黎梨咳嗽了两声,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海天一色的景象。
  
  “醒了?”黎梨靠在船舱旁听到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方思明,原来是你啊。”黎梨低声笑了笑,略有些自嘲的意思,“真想不到最后陪我的人居然是你。”
  
  “你想多了,我是奉义父之命来让你归顺万圣阁的。”方思明看着黎梨苍白的面色,“本以为你会是一个成大事之人,没想到居然跟兰盛名一样为情所困。哼!”
  
  黎梨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心头血都挖出来救人了。还是不要逞强了。”方思明走到黎梨身前,仔仔细细打量了起来,“梨花雨梦,济世救人,倒是可惜了……”方思明抬手挥刀划断了黎梨双手的筋脉。
  
  黎梨死死的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下手真准,这双手怕是就这么废了,得不到的就毁掉,万圣阁果然名不虚传。”
  
  方思明用手抬起黎梨的下巴,擦去嘴角的血迹,“黎梨姑娘的这双手不知道救了多少人,又让我万圣阁损失了多少人啊”话音刚落,又是一刀切断了黎梨双脚的筋脉。
  
  方思明看着被黎梨咬的血肉模糊的下唇,“何必呢,痛可以叫出来。”
  
  “方思明,你在云梦学过医吧。”黎梨张嘴吐了一口血,血色在绿色衣服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刺眼。
  
  “黎梨姑娘果然天资聪慧,真不知道楼宇为何放在眼前的珍珠不要偏偏把一颗鱼目当作珍宝。”
  
  “纵有千好万好又如何,终不得他心头之好,”黎梨抬眼与方思明对视,方思明在她的眼中看到了一种自己重来不曾见过的情绪,“方思明,你爱过吗?”
  
  “哼!成大事者,怎可顾及儿女私情。”方思明放下手,转身看着河面。
  
  “当你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不管在世人眼中的他如何的一文不值,在你的心里他永远都是无价之宝。”黎梨看着眼前落下的太阳,和那天的阳光真像。“方思明,我不想去万圣阁,我想回家。”
  
  “与我何干!”
  
  “方思明,求你,我想回家……”
 
  这是黎梨第一次求人,也是最后一次。
  
  失血过多的黎梨意识开始渐渐模糊,但是嘴里一直念叨着一句话:“我想回家……想回家……”


——————————————————————————


正文到这里就算是完了,过两天应该会有一个番外,解释一些事情和交代一下其他人的结局,毕竟正文一直都是以黎梨的视角来写的。


然后就是,慕斯一直很手残的,我已经看了很多遍了,应该大概也许可能没……有……错……字……了……吧。


最后解释一下,之所以让方思明出场是因为慕斯想写一个系列——云梦睡遍全门派【喂!这个华山根本没睡到啊!】外加方思明,所以后续还会有的。


最最最后 就是谢谢大家的喜欢,鞠躬。么么哒

一枕华胥【上】

黄桃慕斯:


一枕华胥【上】
CP 华山×云梦
  
  
  云梦和华山是青梅竹马。
  
  这句话说出来恐怕没有人会相信,华山是什么地方?白雪皑皑,一年四季见到太阳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过来,内力稍微差一点就有可能冻死在那里。
  
  而云梦呢,波光艳影,四季如春,一年四季下雪的次数一只手也能数过来,那可是比江南还令人向往的地方。
  
  这两个门派简直就是一个月亮一个太阳,门下弟子怎么可能是青梅竹马呢,这笑话太可笑了!
  
  但是,黎梨跟楼宇确实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只是两人的相遇不是在白雪皑皑的华山也不是在四季如春的云梦,而是在江南的雪庐书院。
  
  云梦鲜于外人往来,门下弟子皆可在止水居读书习字,按理来说是用不到去外面的书院学习的。但是叶澜掌门担心这样下去会落后于其他门派,于是到了黎梨这一代的弟子皆是在外学习。
  
  华山虽然穷但是有句话说的好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可是华山这冻死人的环境也是摆在眼前了,先生不能请上山那只好让学生下山。楼宇便是这下山弟子中的一员。
  
  华山的弟子都是一股高冷泠然的气质,倒是应了华山门前那常年不化的冰雪。但是楼宇的性格却出奇的活泼好动,金灵芝总是说,楼宇就像是华山掌门在金陵的路上捡来的。
  
  翻墙上树,下河摸鱼,偷鸡摸狗,偷瓜碰瓷……他是样样都干,件件都会。而黎梨总是跟在他屁股后面,受伤了给疗伤,生病了给治病,被抓了给赔钱,出事了给顶罪。
  
  门派的叶师姐总是打趣黎梨:“小梨啊,你是不是喜欢上楼宇那小子了。”
  
  黎梨将羞的通红的脸埋在书里,“才……才没有呢,师姐莫要胡说,我只是看他可怜而已。”
 
  “不喜欢也好,楼宇那小子整天不务正业吊儿郎当,一看就是没有心的人。赶明师姐给你介绍个其他的。”
  
  “师姐又拿我说笑。”
  
  一晃十载,楼宇成了江南有名的帅公子,痞气十足,倒是讨了不少女孩子的欢心。自古云梦多美女,黎梨的长相自然也不差,性格也颇为温婉文静,活像个世家大小姐。
  
  “小梨花,想什么呢?”端正坐在窗前发呆的黎梨被眼前的黑影吓了一跳。
  
  看着窗外楼宇俊俏的脸庞,黎梨稍稍侧身留出了一个位置,“你怎么来了?又偷秦夫子的酒了?”
  
  楼宇一个闪身进了屋子,丝毫没有女子闺房男子止步的观念。“哪有,还不是金大小姐让我来的。说今天是你生辰让我来看看你。”楼宇大大方方的坐在桌子旁,跟进自己屋子一样,拿壶倒水。上好的祢青萝,云梦独有的茶叶。
  
  “灵芝让你来你就来,楼大少爷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黎梨将窗户关了起来,让叶兰师姐瞧见楼宇在自己的屋里又该说教一番了。
  
  楼宇拿出一把扇子,十分骚包的扇了扇,“她金大小姐哪有这么大的面子,我还不是看在小梨花你的份上才来的。”
  
  黎梨刚想开口说他两句,就听见了敲门的声音,“黎姑娘在吗?”
  
  黎梨立刻使了个眼色,楼宇十分不情愿的躲到了房梁上。
  
  黎梨打开了房门,“青师兄,有事吗?”青茗,华山派掌门的大公子,也是江南有名的温雅公子。
  
  “听闻今天是黎姑娘生辰,在下备了一份薄礼,望姑娘喜欢。”青茗将手中的铃铛递给了黎梨。“听叶姑娘说,你的铃铛前两天碎了,所以我就自作主张找人重新做了一个。”
  
  黎梨看着手里的铃铛,不得不说青茗是个很细心的人,这个铃铛于前两日被楼宇打碎的一模一样。“我很喜欢,谢谢青师兄。”
  
  “我想约你明日去泛舟,不知你……”青茗的话还没说完,楼宇就从房梁上跳了下来,一把揽住了黎梨。“她没空!”
  
  楼宇的出现显然是吓了青茗一跳,但是青茗很快反应过来,不甘示弱的笑了笑,“原来楼师弟也在啊,我还以为楼师弟在掷杯山庄陪左明珠左小姐赏花呢。”
  
  “小爷在哪,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劝你……”
  
  “楼宇!”黎梨拍开楼宇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朝青茗略带歉意的笑了笑,“青师兄,抱歉,我明天要跟师姐一起回云梦,所以泛舟的事情就算了。”
  
  “既然如此,那等我什么时候有时间了去云梦找你可好?”
  
  “当然,随时欢迎。”
  
  终于打发走了青茗,楼宇有些忿忿不平的坐在桌子旁边,“小梨花,你刚才干嘛拦着我。”
  
  “你是猪吗!青师兄是华山掌门的亲儿子,你得罪了他以后还想不想在华山混了。”黎梨颇有些恨铁不成钢。
  
  “切~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还什么温雅公子,他有小爷帅吗?”
  
  看着楼宇自恋的样子,黎梨立马端茶倒水,连连附和,“是是是,这江南谁能有你楼大少爷长得帅啊。”
  
  “那是,我就知道小梨花你最有眼光了。”楼宇摇了摇手里的扇子。“小梨花,走,爷带你泛舟去。”
  
  楼宇一边拉着黎梨往外走一边还嘟囔着,“跟那个伪君子泛舟有什么意思,还不如跟我一起呢。”
  
  黎梨看着楼宇牵着自己的手,楼宇的手很漂亮,骨节分明。因为用剑的原因,手指虽然修长却很有力量。手掌上有薄薄的茧子,给人一种暖心的安全感。
  
  黎梨有的时候也分不清楼宇到底是喜欢自己还是只是习惯了自己的陪伴。
  
  楼宇可以毫不顾忌的进黎梨的房间;可以十分自然的拉黎梨的手;可以站在黎梨身后替她拒绝爱慕者。
  
  但是楼宇只有在偷了夫子的酒无处躲藏的时候才会进黎梨的房间;只有在左明珠生病着急的时候才会拉黎梨的手;只有对面站着的是青茗的时候才会替黎梨拒绝。
  
  这些事情叶兰知道,黎梨也知道,金灵芝和施茵同样也知道,就像江南所有人都知道楼宇在追求左明珠一样。
  
  黎梨走了,回云梦了。
  
  走的那天来送行的人很多,魏院长,秦夫子,李夫子,金灵芝,施茵,就连青茗都来了,却独独少了楼宇。
  
  原因很简单,昨夜的一场春雨,掷杯山庄的左小姐病了。
  
  金灵芝看着一直不愿意上船的黎梨,心中一阵恼火,“小梨,你等着,我这就去掷杯山庄把那个野猴子给绑来。”
  
  施茵一把拉住了要冲出去的金灵芝,“你这急性子能不能改改,你一身杀气,能不能进掷杯山庄还是一回事呢。”
  
  “灵芝,算了,”黎梨摇了摇头,“他若有心自己便会来,若无意也强求不来。”
  
  “你呀!”金灵芝气的不得了“江南这么多才俊,你看上谁不好,非要看上那只野猴子。”
  
  “小梨,船要开了。”叶兰提醒道。
  
  “我要走了,各位保重,有时间可以来云梦找我。”离别总是伤感的。
  
  “保重!”
  
  黎梨在云梦呆了三年,三年间很多人都来看过她,却独独没有他。但是他的消息黎梨却一直都知道。虽然云梦门下弟子对楼宇颇为不满,但是情爱这种事情又强求不来。想要黎梨挥剑断情丝,但是情丝也不是说断就断的。
  
  不忍心看着黎梨饱受相思之苦,所以云梦弟子外出归来之时多多少少会给黎梨带来一些关于楼宇的消息。
  
  知道他在金陵结识了盗帅楚留香破了朗轩玉的案子,知道他查出来淄衣楼的楼主救了数百人的性命,知道他杀了十二连环坞的寨主救了周边渔村的孩子,也知道他对左明珠情深似海,连一指判生死的张简斋张先生都被他请到了掷杯山庄……
  
  因为知道的太清楚反而更加难过。黎梨觉得她与楼宇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她也打算带着这份相思老死在云梦。
  
  却不想被两张请帖给打破了,一个是去万福万寿园参加金老夫人的寿贴,一个是去掷杯山庄参加楼宇与左明珠婚礼的喜帖。
  
  黎梨怎么都没有想到楼宇会给自己寄请帖,大红的喜字刺痛了黎梨的心。一份薄薄的请帖却重如泰山,压的黎梨喘不过气来。
  
  “楼宇这小子什么意思!真不明白还是装傻!欺负我们云梦没人了!”气的叶兰师姐直拍桌子。
  
  “师姐,消消气。”黎梨脸上挂着苦笑,“他真的不知道。”
  
  “你说说你啊,喜欢他就去告诉他啊!去争取啊!孙师叔的亲传弟子哪里比不上掷杯山庄的大小姐了。”叶兰看着眼前的黎梨在心里止不住的叹息。怒其不争,哀其不幸。
  
  “师姐,我去争去抢有用吗?抢来了人抢不来心,我要人干嘛?他若心悦我,即使我是一个小小的渔家姑娘,他也不会嫌弃。他若对我无心,即便我是身份尊贵的皇亲国戚,他也不会看我一眼。”黎梨望着窗外的浮生树,“师姐,他是人不是物品。我既然没有机会给他幸福,那我就应该鼓起勇气祝他幸福。只要他还需要我的祝福,这是我唯一能做到事情了。”
  
  窗外清风伴着一阵阵的铃铛声吹过,叶兰看着黎梨坚定的背影,她第一次觉得那个会牵着自己的手要糖葫芦的师妹真的长大了。